2019-06-17 09:09:11 來源:參考消息網 責任編輯:孫之冰
核心提示:澀澤榮一相信,回歸“論語與算盤”思想的原點仍將是實現日本經濟增長、建設“美麗和諧”社會的必由之路。

參考消息網6月17日報道 日本《文藝春秋》月刊6月號刊登了題為《澀澤榮一“論語與算盤”思想將拯救日本經濟》的文章,作者系日本商工會議所會長三村明夫,文章摘編如下:

論語 算盤

澀澤榮一所著的《論語與算盤》(日文版)一書封面

“令和”時代開始了。一直以來,日本的年號都包含著對理想國家形態和人民幸福安康的祈愿。尤其觸動我的是日本外務省給“令和”的官方英文翻譯——beautiful harmony。因為“美麗和諧”這個說法與東京商工會議所第一任會長澀澤榮一先生(被稱為“日本商業之父”——本網注)的教誨一脈相承。

利益之外兼顧公益

澀澤榮一先生所倡導的“論語與算盤”思想,具體來說就是“民間如果只想著增加財富,國家就無法發展”,想要長久地擁有財富,“企業不僅要考慮利益,還必須兼顧公益”。但在日本當代,毫無道德觀念的金錢游戲依舊存在。

讓我們看看迎來“令和”時代的日本經濟處于怎樣的形勢。

令和

5月1日,在日本東京銀座,一名游客在掛有“令和”書法作品的櫥窗前拍照留念。(新華社) 

首先將目光轉向海外,“分裂”“對立”“混亂”的烏云正籠罩在世界各國上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已將2019年的全球經濟增長率預期從3.7%下調至3.3%。如果美國的保護主義進一步加劇,不能否認未來還有進一步下調經濟預期的可能。

英國脫歐問題也陷入迷茫;法國則因為國內貧富分化嚴重爆發了“黃背心”運動;受到難民問題困擾的德國即將迎來“默克爾時代”的終結,政治局勢依舊存在不確定性。

也就是說,在“令和”時代,日本人卻身處與“令和”的概念完全相反的世界。

“安倍經濟學”不給力

日本國內也有很多問題。2012年安倍第二次擔任首相時日本面臨嚴峻的經濟形勢,日元對美元匯率高達80比1,仍然無法擺脫持續了20年的通貨緊縮。企業陷入需求不足導致的供需失衡,只愿意把錢投在海外,所以潛在增長率幾乎為零。

為此,作為緊急措施,安倍經濟學的第一箭——金融政策勢在必行,也由此實現了今天正常的日元匯率。

d安倍

資料圖片: 安倍晉三(新華社)

就業形勢也由于勞動政策的實行出現好轉。這6年的潛在增長率恢復到1%左右的水平。

但現在財政重建仍然遙遙無期,社會保障的可持續性也面臨不確定性。

我認為,今后的安倍經濟學應當將重心放在“立足于生產者的增長戰略上”。這是因為安倍政權第二次上臺時面臨出現了企業產能不足導致的“供給不足”這種新型的供需失衡。

此外,另一個擔憂則是被迫實施“勞動方式改革”的大企業將自己無法獨立完成的工作推給小企業。任何時候,中小企業在經濟活動中都是最先受到沖擊的。

關鍵在于人力資源

日本商工會議所一直對中小企業提供幫助。

首先是“人手不足”的問題,尤其是對中小企業中的“制造業企業”來說已然成為最嚴峻的課題。4年前,50%的中小企業說自己人手不足,如今這一比率還在以每年5個百分點的速度增長。

為了解決人手不足,企業必須提高工資。但勞務成本實際上已經占中小企業附加值的75%,遠高于大企業的45%。也就是說,中小企業大部分的附加值都用來支付工資了。

日本海報

在日本東京的一家電器店外,一名行人經過一名布置電器減價海報的店員。(新華社/路透)

通常來說,理想的狀態是由企業和員工分享提高效率、增加收益帶來的利潤,但現實卻是,無論效率高低,如果工資不漲企業就招不到足夠的人手。陷入這種惡性循環的企業比例高達60%。

要解決這個問題,眼下可以考慮增加雇用非全職人員、女性、老年人和外國人。為此我們必須提供遠比現在靈活的工作方式,但在一個總人口處于下降通道的社會,人力資源早晚都會陷入枯竭。

我們首先要做的是利用物聯網和人工智能這些技術提高勞動生產率。

中小企業面臨的另一個大問題是“后繼無人”。

進博會

2018年11月6日,上海進博會企業展,11月6日,一家日本企業工作人員請參觀者品嘗用日本熊本縣出產的大米制作的飯團。(新華社) 

從1999年到2016年,共有125萬家中小企業不復存在,其中僅在2015、2016兩年就有23萬家中小企業關門。其中大部分并非因為破產倒閉,而是由于經營者年事已高沒有后代愿意繼承,只能選擇放棄,而且半數這樣的企業都還在盈利。

也就是說,即便利潤率較高的企業,也不得不因為后繼無人而關門大吉。如果占到日本企業99.7%的中小企業的問題得不到解決,日本的經濟就難以增長。

“忠恕”以求持續發展

現在的日本雖然具備足夠的實力與能力,但僅在經濟領域就面臨著堆積如山的難題。

安倍特朗普

2019年4月26日,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白宮,美國總統特朗普(左)會見到訪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新華社)

日美之間固然擁有緊密的經濟伙伴關系,但每每面對特朗普政府的本國優先主義都要經過艱難的對話才能達成妥協。此外,在與韓國的關系方面,曾經激發了日韓經濟活力的1965年簽署的《日韓請求權協定》也陷入危險境地,這一點很讓人不安。

澀澤榮一基于儒學理念中最高級的德行——仁,提出了“忠恕”的理念。“真正的經濟活動,如果不以社會道德為基礎,是絕對無法持久的。”

我相信,回歸“論語與算盤”思想的原點仍將是實現日本經濟增長、建設“美麗和諧”社會的必由之路。

凡注明“來源:參考消息網”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